400-900-6836
专访 | 何佳怡:静下来想你,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

2019-05-24 10:40

何佳怡曾经有过很多选择,但她却坚定的选择演员这条未卜之路。在她的人生字典里面,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我六岁就打算做演员,我觉得我可以一直演到老。」不管多困难的路,都要一步一步去走。

微信图片_20190523193958.jpg

「你说一个12岁小孩的思维怎么可以这么深刻?」

午后的《艺人之家》零散着摆放着各种摄影器材,一如既往的安静,2019年四月的这天,笑声从走廊的一个角落传来,两位穿着休闲装的女士踩着一脚蹬,像一阵风一样闯进化妆间,没一会儿,一阵接一阵的大笑从里头飘出来,那笑声爽脆,温柔,旁若无人。

是不是有种很矛盾的感觉?我对何佳怡老师最初的印象,是那部《生死相依》的坏女人程可。只是没想到,现实中的何佳怡会如此亲切。

在镜头里,何佳怡老师给人留下最深的印象是她的“坏”,2000年,她参演了人生的首部电视剧《大汉天子》一举成名,美丽的外表和演技赢得了许多人的喜爱,近年来,她在表演上不断自我挑战,突破固有形象,开始塑造更复杂也更特别的角色。她扮演了《皓澜传》中感情复杂的夏太后,《云巅之上》的时尚女性展眉,还有《倚天屠龙记》的纪晓芙,如果要介绍她的戏的话,本篇的篇幅都不够用。显然,对于目前的何佳怡来说,美貌已经不是她唯一王牌了。

49b83da3ly1fzbvyk7x6aj23qq5q4b2f.jpg

在更衣室聊天时,何佳怡老师问我:「你看《何以为家》了吗?你说一个12岁的小孩,他在那样的环境当中挣扎的生存,那么有能力,这怎么可能是一个12岁小孩的思维,他的思想怎么那么深刻,生存能力那么强,无法想象。」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807.png

成为演员是我最宝贵的财富

何佳怡长了一张看上去不怎么好惹的脸蛋。眼睛很大,眼尾轻佻,很少有柔软眼神,如果抿嘴凝视你,你可能会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底细全掏出来。也因为这个,好多导演都找她演不讨喜的角色,「坏女人专业户」的名号便是这个时候传出来的。

但她觉得,这个“坏”是外界对她最大的误解,拍照的时候,她很喜欢哈哈大笑,我们的编导老师会纠正她「不准笑!收收下巴,显瘦。」冷艳外表背后的她内心其实很感性。一开始演戏的时候也会在镜头前发抖,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自己的小狗差点被车压到,会因为自责在路边哭的稀里哗啦,如果一次没演好,或者捕捉到某个工作人员的轻微叹息,内心会瞬间垮掉。

角色在左,生活在右,何佳怡对待它们,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哲学。

当年那部《生死相依》,何佳怡凭借精湛的演技,将“程可”这一好吃懒做,前后不一的坏女人刻画的入木三分。《生死相依》在播出期间反响热烈,好评不断,但因诠释不招人待见的坏女人而引发极大争议,更有许多网友跑到何佳怡的微博肆意谩骂,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932.png

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编剧都按耐不住了,「写程可这个人物的时候就知道她会遭观众骂,所以有些演员怕毁坏自己的形象就收着演,最终把形象毁掉。何佳怡不然,她演的淋漓尽致,表演高超到位,绝不维护自己,这是演员的敬业精神,可敬可佩。」何佳怡对此的却很淡然「自己只是扮演了一个反面教材人物而已,请大家理性看待剧中的人物,区分角色和演员。」在她看来,只要角色需要,多坏的角色都可以放开演,争议不重要,每个坏角色都可以找到背后的理由。

49b83da3gy1fvkgv65ul1j20v81awb2a.jpg

演员最重要的是信念感,没有什么感情是单一的,投入进去才会演出情感的层次,何佳怡对此深表认同:「我每演过一部戏,就是在我回头再看这部戏的时候,我就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感觉到,我曾经这么活过,通过别人的镜子,会意识到有的时候自己对很多行为可能还是会有孩子般的好奇。我就觉得你总得有个东西支撑着你这个人物的行为,如果是他给不了支撑点,我可能就觉得我没法演这个角色。」

005Actrqly1fhdtv3x6tij31kw2dc4ic.jpg

曾经拍摄《鹿鼎记》期间,她对演侠女这类角色很是憧憬,「我觉得明星是一种职业,偶像是一种职业,跟演员是不一样的」。

当时试戏的是「九难师太」,这个角色可不仅有点坏,而且还是一个尼姑,导演看何佳怡长相可人,对她饰演尼姑表示质疑,“想演九难可以,先把头发剃光吧。”何佳怡没有任何犹豫,当场将头发剃光,这下导演服了。

「我觉得我光头超级好看的,艺人之家剪视频时可以考虑把我那个造型加上去哦。」

微信图片_20190524105054.png

替角色去努力活过的人生,到底是要还回去的,演员身份之外的何佳怡,也有自己的旅途要赶。

宁可沉溺在戏剧构筑的乌托邦,也不愿意在现实生活中“醒来”,她为此感到焦虑,但除了学习,也没有什么办法。

从小就酷爱读书的何佳怡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关在书屋里,有什么书读什么书,书店更新的速度都赶不上她阅读的速度,她最爱的是《红楼梦》,前段时间还听完了某FM解析红楼梦的全集。

49b83da3ly1fup0kwjxkyj22io1peu13.jpg

按说已经入了夏,北京却还是略有寒意,何佳怡留了直发,浸沐在暖暖的日光里,无法想象眼前这个温柔知性的女人这些年经历过什么,才能变成今天这样境界,几乎饰演每个角色,何佳怡都是毫无保留的,入行这些年,大概她唯一没有学会的,就是在角色里给自己做一些保护,存一些气力,留一些自我,刚入行时她常常因此迷失。

她在自己的都市剧《云巅之上》和袁姗姗饰演母女,因为之前给影迷的印象一直都是温婉大方,就连在新版《水浒传》中饰演“母夜叉”孙二娘时都有一股独特的妩媚劲,在这部剧里,她又一次「耍狠」恶毒母亲展眉,又一次被网友骂惨,这一次但她觉得「有的观众现在的观众比以前的稍微有理性一点,就以前他代入感很强,你演一个坏人,你可能这一辈子都翻不起身来,然后会被大家一通骂,但是现在我已经演过很多戏了,更多的影迷会为我说话,来肯定我的演技。这是特别让我感动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90524105207.png

爱恨情仇,生死离别,人会在生活中经历这些,也会将这八个字投放在艺术作品中,令人不的不接受的是,故事永远比现实优美。何佳怡并不因在角色中的经历而得以在现实中变得好过,事实上她为了角色交付的太多,在表达自己对演戏的渴望时,她从不委婉,总是坚持直接,像是随时准备在这个名利场里杀出一条血路。

那看上去更像是一种逞强。无论身处低谷还是舞台中央,她都记得自己当演员之前的那个初衷,「我不喜欢自己特别柔弱,因为我还有梦想要追,我自己首先弱了,我还怎么保护别人?没伞的孩子只能拼命跑,你自己都会去说,完了,我死定了,我不会好的,就永远都不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