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6836
金马影帝涂们:好的演员要么是冰水,要么是滚烫的开水

2019-05-14 11:27

“飘逸的白头发有什么不好?”

对金马奖影帝涂们而言,一头白发已成自己的标志。“那天去爬山,有人喊我‘白头发’,要扶我上山,结果到半山腰,是我扶他到了山顶。”

1.png

在颁奖典礼上,他睡着了。“年年拿提名,年年不获奖,都习惯了。”

只要故事动人,不在乎片酬

“我的外表就是个糙汉子,没法演偶像剧。”

现实中的涂们亲切、平和,没有“草原王爷”高高在上的霸气。他出生于内蒙古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在内蒙古大学汉语系就读后,他选择退学,重新考取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对上海有美好的憧憬,偷着来考上戏的。”

涂们的导演处女作《呼伦贝尔城》,源自内蒙古少数民族鄂温克族中流传已久的传说。清朝末年,西北边塞屡遭匪患挑衅,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派出索伦部将士奔赴陕甘北部补营,长期的征战使鄂温克族内男丁数量急剧下降,繁衍子嗣面临危机。族中的诰命夫人决心带族中妇女前往军营,让民族血脉生生不息……

2.png

涂们。本文涂们生活照均由涂们先生提供

女性伟大,她们的男人必然勇敢

“我是演员出身,知道演员的情绪和心理。我不会故意去演导演。”涂们说。他觉得演员和导演是两个职业,不能放在同一天平上比较。他回忆起自己做演员最艰难时刻的经历:2015年,蒙古族青年女导演德格娜想拍一部以自己父亲为原型的电影《告别》,便找到了涂们。

成为导演后,面临的挑战又完全不同。“琐碎的事情太多,什么都得管,服装、道具、拍摄流程,不像以前,只要琢磨表演就行。” 为了塑造影片中的细节,他从鄂温克族的民族博物馆中借来皮袍、皮箱等各种道具,在细节上也尽可能还原鄂温克族民俗风情。“现在人们心中的民俗,很多都是伪民俗。”涂们说,“比如内蒙古的牧民从来不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因为)内蒙古不生产酒,酒就像名贵的橄榄油一样,要一口一口,慢慢细品。”

3.png

英雄主义者

第一次当导演,涂们觉得一切还算顺利。“没有大喊大叫,摄制组也没有不听我的话。”

他说自己是个英雄主义者。“我曾经两次救过别人。”第一次是搭救一位溺水的军人,从河里把他拖到岸上,将积水的泥皮扑在他的关节,让他冻僵的四肢慢慢恢复;另一次,是同学媳妇开着煤气,把孩子反锁在了房间里,房间门打不开,涂们就从对面人家的阳台爬过去,把他们家阳台的窗户蹬开,关了煤气。

“过程中也不害怕,因为怕了也没用,万一摔下来怎么办?也没多想。”他回忆起自己族中的葬礼,从来没人嚎啕大哭,大家相互回避,偷着抹泪。“我们对死亡很无奈,只能化悲痛为力量。”

涂们的表演,向来力道十足。在他看来,好的演员“要么是冰水要么是滚烫的开水,不要温吞水、阴阳水”。那么导演呢?“关键是尊重市场,尊重观众选择,我对文艺片有自信,好的文艺片一定是有人看的。”

他的琢磨结果是:先从中小成本电影拍起,不盲目追求大制作。在他眼里,更重要的是演员,好的演员是成功的一半,但也不必担心观众爱看脸。“影视本来就有娱乐的功能,不用在意观众对流量和外表的追逐。社会很多元,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

那么和他同龄的演员,在影视圈还有市场吗?涂们说,他尊重市场的规律,但反感老是谈年龄。“我60岁不到,就演70多岁的角色。干嘛到了60多岁,还想演18岁的少女呢?”

“想演就演,想讲故事就讲。”下一部由他执导的电影,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片名叫做《极恶不赦》,不想讨好观众,只想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