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6836
专访 |《新喜剧之王》“副导” 刘頔:跑龙套的也需要前因后果

2019-04-28 17:17

如果翻开刘頔的简历,我们会惊讶的发现,他饰演的角色大都登上了年度热门大戏的舞台,《新喜剧之王》、《亲爱的》、《我不是药神》,虽然戏份不多,但都很重要,能在这么多大片中获得角色,刘頔的特别之处也跃然纸上。

刘頔的内心远比他的外表看起来成熟,虽然他来的时候顶着一头长发,但他俊俏的脸蛋出卖了他,他自称内心住着一个念旧的灵魂,在片场喜欢揣摩一些与演戏相关的东西。

“哪怕是跑龙套的,我也想更好的塑造角色。”刘頔在《新喜剧之王》表面上是“副导演”,内心却有着“如梦”的灵魂。


微信图片_20190404151430.jpg

基本资料

姓名:刘頔

外文名:Natas.Asoka 

星座:白羊座

毕业院校:天津师范大学

代表作品:《新喜剧之王》、《亲爱的》、《断喉弩》、《俘虏兵》、《大魔术师》、《捉妖济》、《解救吾先生》、《铁道飞虎》等


《新喜剧之王》片段


刘頔的内心远比他的外表看起来成熟,虽然他来的时候顶着一头长发,但他俊俏的脸蛋出卖了他,他自称内心住着一个念旧的灵魂,在片场喜欢揣摩一些与演戏相关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190404103854.jpg


“我就是喜欢琢磨”刘頔笑着说。“在片场我就喜欢琢磨,我之前没拍戏的时候也做副导演,那个时候我和陈导(陈可辛导演)就认识,他并不知道我是一个演员,后来我去参加一个节目,以演员的身份去,在那个节目里,其实到了最后,我也会留下来,帮着节目组做一些其他的工作,也是一次学习经历嘛,陈导就觉得这个孩子还行,挺刻苦认真的,就让你试了一下。既然你演戏没有问题,但是大家还不认识你的时候,陈导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


“其实有些时候如果认为,这些事情不是别人帮你,而在于自己争取,我觉得有点说狂话了。但是在别人帮你的同时,你自己一定要争取,有一句话叫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觉得可以把这个“好”来换一个发音,念四声。先做你喜欢的事情,不要去想别人怎么看你,你喜欢什么事,你就去做。当你做了你喜欢的事之后,你就会发光。”


5ca99ef0ly1fpgwv4j3r5j21401hcan0.jpg


一谈起演戏的事情来,刘頔眼中真的发出一抹亮光,区别棚中的灯光,那是热爱的“光”。


“当时和朋友们做了一部网络电影,当时网络电影真的是被嘲笑的那一批,我们做了一部叫《哀乐女子天团》,所有的观众都觉得可以,所有做电影的人也都觉得,哎,网大还不错。我们这才有了信心继续去做。


微信图片_20190404162311.jpg


没有人知道在此之前刘頔也曾经挣扎过。虽然在大学期间,刘頔在校内校外已经有了不少“实战”。


但一毕业,他马上遇到了演员的通病——自我怀疑,这是大部分演员的毒药,但他同时又是幸运的,因为在痛苦的挣扎中还是坚持往前迈了一步,在与自己的空窗期和解的时候,刘頔在一次偶然的比赛中见到了自己的生命中的恩师——陈可辛导演。


为了能听到陈导对自己的认可,刘頔向陈导坦然了自己的心声,想要看看自己到底适不适合演戏,这条路该不该坚持下去,当时的他,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陈导那边,陈导也没有让他失望。


刘頔最终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他坚持了下来。这也就有了之后饰演“唐青山”的机会。 


微信图片_20190404162910.jpg


“当你不拿演戏当成回事儿,开始极度松弛下来的时候,你才算是真正的会演戏,你才会有一个更强烈的角色状态进入到你的身体。”


采访刚开始,他没说几句话,就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打完第一个没在意,接着说话,紧接着又打了一个,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继续说,说了一半突然顿下:“等等,怎么觉得这个场景和我哪部戏里好像,哪部戏来着…”


他陷入短暂的沉思——几秒钟后豁然惊醒:“算了算了,我们说到哪了?”他吸了吸鼻子,揉了揉长发,有一种十足迷人的孩子气。


微信图片_20190404164728.jpg


“长相有特色就要发挥自己的特点,哪怕在一部戏里只有三五句话,你这个形象大家也一定是会记住的。”这是刘頔的老师曾经对他讲的。


他记得最清楚的一句是:“哪怕你在剧中的角色是坏的,那也要是让观众最恨的坏。”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如果我自己都觉得这个人物感觉不对的话,那观众一定也觉得是不舒服的,这就好像你打动不了一个人,就无法打动一百个人是一样的道理。”


作为演员,刘頔没有签经纪人,参加任何活动也都是一个人,简单低调,“因为没有人比我更在乎我自己,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没有人比我对自己更狠。”可以看得出,这是他对自己的一个标准。


微信图片_20190404164335.jpg


  刘頔只想让大家记住他,哪怕在街上看到他说不出名字,但是能够想到他拍的某一部片子,那就足够了。 


在筹拍《解救吾先生》的电影时,刘頔已算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演员,参演过许多大院线的制作,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刘頔主动找到了该片的副导演,要求饰演只有一场戏的“小角色”,刘頔却毫不在意,说:“我是一个演员,我演戏就是本份,一场戏也是演员, 也要来。”


微信图片_20190404162801.jpg


“不要想别人怎么看你,不要想自己做的对不对,值不值,都不要去想,你喜不喜欢,你喜欢就去做,当你做你喜欢的做的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光。”


  演播厅刘頔笑着谈起过往,身上发着光。


Q&A

Q:怎样步入演艺圈的?

A:“最早是对演戏特别感兴趣,总觉得在台上你可以做不一样的人,体会不一样的人生,一辈子当几辈子活,有这种感觉,所以就特别感兴趣。”

Q:当时您不仅是学了表演,还学了心理学,为什么呢?

A:“因为父母都是做老师的,思想上还是比较,不能说老旧吧(笑)但是比较正统,他总觉得这个东西未必能成为一个长远的,因为当时成绩还不错,父母想着保险一些,说你是不是可以同时学一点别的东西,对他们而言,音乐表演这种东西可能完全是靠感觉和靠积累,并不一定说你要去系统的学这些东西,所以也挺听家长话的。当时就先学了心理学。”

Q:心理学对表演的影响?

A:”学了之后呢,反而觉得这个东西对我后来的表演和音乐,都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表演上,因为你要知道,特别好玩的是我好久之后才知道,国内的表演体系,斯坦尼的体系,他是深受西方心理学影响的,他是受到荣格,包括洛伊德,他们的影响之后,他才做出了这一套体系,所谓的表演三要素,学表演的第一节课就会学“做什么,为什么,怎么做”其实就是心理学里的动机学。所以后来才发现,当真正步入社会,去演各种人的时候,才发现当年学的那些东西,真的没有白学,全都能用上。”

Q: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拍网大时候的故事吧?

A:“那是一部网剧,我跟蒋梦婕一起演的,在这个之前,我一直是小角色,直到演了陈导的《亲爱的》之后,才接到了第一个男主,我才发现男主角和配角和其他的角色,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职业,它需要考虑的,他需要去做的功课,完全是两回事儿,从那之后才开始明白,原来演员虽然是一个职业,但他并不是一种工作,还是有各种其他的思维,其他的东西进到脑子里。

还有就是当时是一部网大,当时跟麦田导演一块,是在做一个叫《捉妖记》的网大,这网大其实刚拍的时候,好多人笑话我们,因为我们的名字都是山寨人家大电影的,结果赶上好时候了,那个戏还成功了,好多观众特别喜欢,这个我觉得比我们挣多少钱都有用,让我们有信心有胆量,继续去做,直到有一天我们又一块跟朋友做了另一部网络电影,当时网络电影真的是被嘲笑的那一批,我们做了一部叫《哀乐女子天团》所有的观众都觉得可以,所有做电影的人看到之后也觉得的,让我更有自信,让我更敢于去创造。如果可能没有他们的那几部戏,帮我撑腰的话,我就到不了今天这种信心,我觉得这个是他们给我的我最感恩的一点。”

Q:您合作这么多的大导演,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A:“这些导演确实有他们的长处,他们会更愿意听别人诉说,更愿意听别人的意见,他们也更愿意去坚持一些自己觉得对的事情,有时候这个对未必是要说服别人,而完全就是觉得,我认为这样是舒服的,我自己喜欢,只有让他们自己喜欢的,才会有一部分跟他们志同道合的人,理解他们三观的人会喜欢。”

Q:您和陈导之间发生过什么故事?

A:“《亲爱的》是我之前没戏拍的时候也做副导演,那个时候我就跟陈导认识,他并不知道我是一个演员,后来我去参加一个节目,以演员的身份去,在节目里没走到最后,但是我还是会留下来,帮着节目组做一些其他的工作,陈导觉得这个孩子还行,挺刻苦认真的,那就让你试一下,既然你演戏并没有问题,只不过就是大家还不认识你的时候,陈导给了我一个机会,让大家认识我,跟丁导也是,其实我拍的第一部戏并不是《铁道飞虎》,是叫《解救吾先生》那里边我只有一场戏,因为我有一个同学在里边,也是做副导演,都是我们一起在学校里出来的,然后让我去演了一场戏,丁导就觉得演技还可以,你这种都拍过,他们说你拍过那么多大院线了,为什么这一场戏还来呢?我说当然要来,我是演员我又不是什么别的,一场戏也是演员,也要来。

可能丁导就觉得,还可以,那我再帮你一把。

因为我觉得有时候就是,“其实有些时候如果认为,这些事情不是别人帮你,而在于自己争取,我觉得有点说狂话了。但是在别人帮你的同时,你自己一定要争取,有一句话叫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觉得可以把这个“好”来换一个发音,念四声。先做你喜欢的事情,不要去想别人怎么看你,你喜欢什么事,你就去做。当你做了你喜欢的事之后,你就会发光。”

而且不光是《铁道飞虎》今年丁导的新片子,《特警队》又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