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6836
专访 | 赵德龙:不想做编剧的导演不是好演员

2019-04-26 14:06

起初在荧幕上看到赵德龙时候,觉得这家伙好“坏”。可能是看了大热网剧《无主之城》预告的原因吧,乘务员“毕远”(赵德龙饰)的形象在脑中久久不散。


爱奇艺超级网剧《无主之城》已经杀青。在剧中,演员赵德龙饰演乘务员“毕远”。作为一个贯穿始终的角色。


“大宝”和“小毕”的搭档组合,给该剧增色不少。

微信图片_20190425172403.jpg

在剧中,赵德龙饰演由正派到反派最后改过自新的乘务员“毕远”。这是赵德龙初次尝试一个剧集始终的角色,赵天宇导演称他为:“生活化表演的同时,又把人物细腻的前后变化塑造的恰到好处。既给观众留出足够的想象空间,又把角色表演的如此饱满,映射出人性的多面。”


赵德龙对角色精妙的诠释给剧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的还是一个新生代演员,赵德龙并不急于求成,而是选择了稳扎稳打,不急不躁的钻研自己的角色,在角色中重新的认识自我,打磨自己的实力,就是在这段时间。“千变德龙”的称号就是在这个时间传了出来。

 

微信图片_20190412151706.jpg


世态既有炎凉,人脸映出阴阳,世事荣枯不定,人情向背无常。人中若无:变色龙、势利眼,岂非奇哉?因此,“舔痔”、“借面”、“礼仪哭丧”、“鸩害谋友”,也就无奇不有了。

 

微信图片_20190412151654.jpg


赵德龙不仅是一个演员,还兼任编剧和导演。在2017年,北京话剧界出现了一部年度佳作,这部竟然是由北电的毕业生,两个青年演员联合编剧、导演的原创话剧。


微信图片_20190412151622.jpg


《面具之下》这部话剧为观众呈现了一台现代社会情感问题剧,由于座位有限,有一半的观众是坚持两个多小时看完整场演出。还有很多观众无奈的说:“我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剧场,但是还是没有位置。”很多话剧迷们场场必来,连续看了五场,比现在的漫威迷们还疯狂。


“我在本科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写小品,自己演自己导,在15年的时候自己写了一个原创的电影剧本,叫做《宫门口胡同二条》,入了电影学院谢飞老师的研究生长片计划,在18年的时候加入了青葱计划全国15强,去年的九月份入了浙江杭州西溪影人会的全国六强,优秀路演。”


微信图片_20190425172357.jpg


对于自己的演员之路,赵德龙也有自己的规划:“我觉得就是成为一个好演员,得到业界的认可,因为我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获奖,我觉得这个如果说,能够在自己这个演绎事业上,能有一个让自己拿得出手的奖,我觉得这个是对我来说,最大的一个认可,也是我自己的一个追求。”


>



艺人专访

Q:您当初为什么选择导演专业呢?

A:因为导演它本身是一个比较综合的专业。就是它既涵盖了编剧包括表演,包括导演本身的一些东西。所以当时也在想,我是学导演,还是学文学呢?还是学导演呢?后来我想可能导演这方面可能对于一个,专业人的综合要求可能会更高一些,所以当时就决定学导演专业。

表演呢是因为后来工作,工作了以后就是本科,因为我本科是导演系,是主要偏重于戏剧,戏剧舞台这块,后来就是毕了业之后就一直在做演员,一直在舞台啊包括我自己也写也导但是接的很多的职业活都是演员这方面的,后来我想那要不我就再把演员这方面再多进去进修一下,而且当时也确实是在导演上遇到一些困境,演员演戏的时候,好像不光是我们在上学那会,学的说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声乐啊台词形体表演,这种技巧性的东西,我觉得好像演任何一个角色的时候没有一个突破,感觉都是在一个瓶颈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一种突破,后来我也是想说,再去进修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一些现在的比较先进的一些好的表演的一些训练方法。也给自己提了一个要求,同时在把自己的类型化再去更鲜明的找出来。所以当时后来选择了继续读表演的研究生。


Q:您的第一部戏是什么?对这部戏您有什么印象吗?

A:第一部戏是2012年,2012年刚毕业之后接的电影《我的母亲》,挺开心的因为那会是2012年的时候接的这个戏,后来是2013年上映,2013年上映之前是当时听说是在加拿大,那边获了一个金枫叶,金枫叶的最佳影片。


Q:喜剧表演和悲剧表演的区别是怎样的?

A:戏剧表演和悲剧表演的区别,就风格不一样,你像比如说《面具之下》这个戏吧,或者《一夜交游》,包括《伊菲革涅亚在陶洛人里》它是个古希腊的戏,但它不是原创,但是这三个戏的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古希腊的戏呢它属于国外戏,第二点它属于古希腊古典的很经典的一部作品,跟现代的还不一样,所以他对演员来说,他要求演员从台词啊,包括形体表演上,它的那种仪式感是要有的,古希腊人当时他们是怎么去行动的?他们的穿着,他们的和人交流时候的方式,包括欧里庇得斯,在写这个戏的时候,他是很诗化的一种语言,那我们在表演的时候,他既要有这种把它诗意的这种节奏感的东西表现出来,同时还要让他感受生活。不是那种单纯的说我去朗诵,我给你朗诵一个作品,不是那个样子,他还是在交流,他还是在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之时他们的说话方式,跟咱们是不一样的。


Q:导演用了什么方法把控这部戏?

A:所以当时在拍这个戏的时候,它更强调的是,一种风格感的东西,而且当时我们的老师,就是赵宇宁,赵宇宁导演他在排这个戏的时候,他要求我们既保持古希腊人的那种风格,但是同时又加入了一些现代化的处理,比如说电影和戏剧,这两个东西的结合,它不单纯是一个舞台剧,他也会用到多媒体,整个一开场那种音乐的效果,都是想美国大片似的,那种音乐的那种感觉,包括演员是可以背台的,而且他有时候,演员不是说非得要冲这个光去找光,它可能会要求演员有个阴阳脸,他这样子一个处理,所以本身它是一个,古和今的这么一种融合,这个东西就要根据导演,对你的要求,你对剧本的理解,去进行处理,而《面具之下》呢,它就是一喜剧,这个喜剧他要求喜剧的风格表演,我觉得越是喜剧的话,你就越不能够把它当喜剧去演,越是喜剧的东西你就越把它越正去演,因为它的台词,和你自己本身的形体,剧情已经赋予了你一些戏剧性的情节,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演员可能更多的是,你越真实的去面对一些东西,可能观众看起来会更高效,而不是说一味的去让观众觉得这个东西好玩,我去让观众去笑,而是反过来,你要很投入到这个情景里去,你很真实,那观众就会觉得,这个东西它很好笑,所以他是不同的风格的东西。

《一夜交游》就偏重于比较先锋的那种,可能观众刚开始看看不懂,前三十分钟完全没台词,就是几个演员在台上,一个道具一把椅子,然后所有人围在周围去走调度,但是里头会有相互的一些行动在里头,但这个东西它又是一种处理,要遇到这样的戏,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具有哲理性的一个话剧,那要面对这种戏的时候,作为演员他要自己梳理清楚。我的这些东西,虽然是导演给你安排的调度,安排的走位,但我作为演员我怎么让自己舒服,我从这个地方走到了这把椅子,可能没有戏,但是你要去给自己垫这么一个心里环境,让观众明白,你为什么要从这个地方走到这。


Q:您喜欢自己写剧本吗?

A:喜欢,因为这跟自己上本科的时候,因为本科导演系,我们就是自己写小品,然后自己找演员一起演,自己导,所以就是后来2015年的时候,我写了自己的一个,原创的电影剧本,叫做《宫门口胡同二条》,然后当时是在电影学院,入了谢飞老师的研究生长片计划,后来又入的是去年,2018年的时候,入了青葱计划,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青葱计划,全国15强,然后是去年的九月份,入了浙江杭州西溪影人会,浙江广电总局举办的,西溪影人会的全国六强,优秀路演。


Q:接下来有什么新戏吗?

A:我马上要上映的一个超级网剧,是爱奇艺的《无主之城》这个戏是我今年三月份,三月份四月份各种台湾拍的,导演是赵天宇,制片人是李亚平老师,主演是杜淳老师,刘奕君老师,代旭老师,然后我在里面是一个乘务员,毕远。一个从头到尾,一个贯穿的一个人物。


Q:对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A:我觉得就是成为一个好演员,得到业界的认可,因为我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获奖,我觉得这个如果说,能够在自己这个演绎事业上,能有一个让自己拿得出手的奖,我觉得这个是对我来说,最大的一个认可,也是我自己的一个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