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6836
专访“叮当”谢昀杉:没有什么后童星时代,表演就是我此生挚爱

2019-04-26 14:00

在人堆儿里成了精,又精的不烦人。

小叮当这名号成就了他,童星换了几批。

娱乐圈好像离开谁都活的下来,

但是谢昀衫的存在大家都忽视不了。

微信图片_20190425172409.jpg

2006年大年初一,艺人君还在位于长岛的小屋子里给大人端茶倒水。

12点多,我发现了人生中最想娶的女人:刘亦菲饰演的小龙女。那年我10岁,出演小杨过的谢昀衫,做了我将近十年的情敌。

前一天,工作群给我安排个任务:“明天采访叮当——谢昀衫老师。”

得,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微信图片_20190425175124.jpg

我在化妆间见到叮当时,他正在跟化妆师南南扯皮,说些俏皮话逗得小姐妹哈哈大笑。

我说:“我们想同时把谢孟伟老师、曹骏老师和您都争取过来做同场专访,到时候起名叫《童年时刻的TFBOYS》,你看怎样?”

他一挑眉:“这样可以吗?”

我说没问题,我们艺人之家偶尔也想做点服务大众的好事。

“我们哪有那么帅啊,你快得了吧!曹骏哥哥谢孟伟哥哥他们俩都比我大一点,我最小,反正曹骏哥哥是很帅啦,谢孟伟哥哥人家也比我长的好看,看我都胖成这样了,你还TFBOYS,你快踢死去吧。”

谢昀衫大笑着跟我说,白眼都快上天了。我盯着他,忍住没有告诉他我埋藏心底十几年的秘密。

WechatIMG10.jpeg

"你觉得当童星很难吗?"面对曾经最出名最可爱的童星,我问了一个最无聊的问题。

跟预想中一样,这个全中国最可爱的叮当同学压根觉得童星不难。「就是别人都在学习他在拍戏,拍戏无聊就去学习。」他觉得作为童星“就是要做到相信导演和剧本给你规定的一切。”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懂,六岁的叮当明白,可现在有很多三十的明星却还不明白。他把右手伸了出来,缓慢的伸出三个指头:

“我今年快三十啦。”

谢昀衫的心态很演员,不对,很职业。“因为每一场戏你都要体验角色的心路历程,他从哪来到哪去,经历了一些什么,然后在这场戏正经历什么,我得让你知道我会演戏,我可以做一个好演员,我是演员这块料,角色怎么样我不在乎,大小无所谓,你让我演,我就给你演好,我早就不是童星了,我没有所谓的后童星时代,一直都是演员。”

「他存活的时候,就是一个演员,小时候他是童星,青年会是新生代演员,中年他是演技派,哪怕他老了在台上站着,站了不一会,舞台上的灯光就会不自主的找向他。不管是不是主角,只要是在舞台上,就是熬,我也能熬过你。」我真是这么想的。情敌的事,就烂在肚子里吧。

他很随和,一进来就和我们所有的同事们打招呼,笑起来的样子让我一下子就穿越到看《九岁县太爷》的那个时候,本人和角色真的很相仿,活脱脱一个领家大男孩儿的感觉。特别的亲切,所以我们的采访马上就进入了状态,像和自己的朋友聊天那样。

timg.jpg

谢昀杉,艺名叮当,是家喻户晓的小童星。96年拍摄《豆丁奇遇记》出道,因为他可爱的形象,一出来就深受观众的喜爱,让人们记住了这个小萌娃。后来在各个剧中,只是让人们对他的印象越来越深,成为了国民好孩子。

“每次拍完一部戏,都会和大家相处的很好,比如去年处的很好的娄艺潇老师,朱梓骁老师,《我爱北京天安门》那个戏,我们关系特别好。就是拍一部戏,就会有好多老师和我关系特别好,比如上个戏,我和曹骏哥哥一起。因为我们很多年前就认识,但是一直没合作过。我们合作一部戏之后,关系就更不错了。在一部戏中演朋友、师生、恋人,甚至演对头,都要在生活中把关系搞熟,两个人互相了解一定要够深,要不然这两个角色是完全不成了的。”

WechatIMG8.jpeg

2003年春晚谢昀杉和郭冬临合作的小品《我和爸爸换角色》,郭冬临和他的光头形象再加上俩人的搞笑风格,欢愉之外的满满感动,迎来广大观众一致好评,这部小品也成为了当年春晚浓墨重彩的一笔。

时光荏苒,当年的小叮当已经成为了成熟的谢昀杉。再谈自己的童星时代,他很淡然,还为我们讲述了很多过去拍戏时发生的趣事。

本能拍戏,是童星最真实的演技

第一次拍戏,他就去了离家很远的香港,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童星之路的开始,并没有让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就像正常的小朋友上课一样,“对于我来说,可能我就是这种性格,也加上我们家大人对我的一些管教啊,我就觉得别的小朋友必须每天去上学,然后我不用,我不想上学我就可以不去上学,我就去拍戏,特开心。然后拍戏拍了两三个月以后,又会特别想班里的同学,想去上学。小孩儿都这样嘛,没个长性。然后就一阵一阵的,上一个学期又特烦,然后又出去拍戏,就这样。”

生活一如往常,谢昀杉的童年时代就是在拍戏、上课、练武术、补习班补习之中徘徊,和其他的小孩上课放学一样,只是多了拍戏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成为童星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小孩子的世界永远都是那么的简单美好。

WechatIMG9.jpeg

怎样才能把戏拍好,对于当时年纪尚小的谢昀杉来说,就是相信导演,相信剧本,这是他拍戏的准则。“因为一个孩子,你要做到的就是相信导演、剧本给你规定的一切,你只要相信了,你用你的本能去做,就肯定是对的。一定会演的比别人好。就是只要相信,当我进组的第一天,演我的妈妈的就跟我说,我就是你妈妈这三个月,我会真的相信,有什么事儿都找人家,现在想想其实也挺烦的这小孩。但是当你相信了以后,一些情节出现了,比如妈妈不要你了,这个小孩就会哭的很厉害,特别真实,是演不出来的。”

我很好奇的问道:“会不会有演不出来的时候?”谢昀杉笑了笑对我说:“有啊,当然有啊,这个时候,导演或主任就会出来说,不听话是不是,把你妈带走了啊,不让你妈理你了啊。然后把我妈带走,我哇的就哭了。”谢昀杉的经历非常明确地证实了一点,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小孩子拍戏会那么真实,因为他们不是在演戏,而是本能的真实的流露。

我要长大,我要成长

小时候的光辉没有改变谢昀杉的步伐,长大后的他依然脚踏实地的拍戏,不断的为自己充电。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在大学生活那几年,他对演员又有了新的定义。“我进入电影学院以后,就觉得你作为一个演员和一个演的不错的小孩儿是不一样的,导演和观众对你的要求是完全不在水平线上的,所以你就要对角色的理解能力,还有塑造角色的能力,首先有一个训练,然后有一个提高,然后有一些方法,学到手,然后尽量去努力的刻画每一个角色。最起码不能让人觉得这叮当上电影学院学出来就这样啊,不能让人这么说,最起码不能让人说好,也不能让别人说不好。作为童星,我觉得张一山、杨紫特别成功,最成功的就是没有固定的戏路。所谓的童星转到演员专业的知识,在电影学院具备了,但是人家也有自己的素质。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WechatIMG11.jpeg

谢昀杉饰演过的每一个角色,对于他来说都是很特别的存在。在他看来,每一个角色都会有他的特点,都有他成立的点,要不然就不能称之为一个角色。所以他喜欢他演过的每一个角色。由于谢昀杉的形象和性格,饰演的角色类型都大同小异,所以他很期待演一个和自己有反差的角色。

“我一直想,比如去年夏天,我去深圳,演一个警匪片,我去了以后,导演给我看了剧本以后,还没定我演哪个角色,导演特逗,就过来说,叮当,想演什么角色呀?我说您让我演什么角色就演什么角色呗。这里边现在有毒枭和警察,你想演什么?我说我当然想演毒枭啦。对不对,我没演过这种反派角色,我觉得会挺过瘾的。然后导演说好,没问题,你就演警察吧!啊?导演说你这张脸长得就不像毒枭啊,最后我演了一个卧底到毒枭那边的警察。但是演的挺过瘾的。像这种脸演反派角色的机会比较少,导演一来找你就是乐天派,阳光的男孩儿。但是有时候自己还是想演差别比较大的那种,不如希斯·莱杰的《小丑》,王千源的《解救吾先生》,就是给我的影响就会特别大,我也想去尝试。虽然我可能不如人家演的那么好,但是我想尝试一下。这是一个小心理吧算是。”

WechatIMG7.jpeg

童心未泯,我们永远十八岁

从小到大,谢昀杉都是一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因为他妈妈的陪伴,他在演艺事业上的发展才更加顺畅。“小时候妈妈一直跟着我,开始上班忙,后来退休了,就一直跟着我。爸爸也跟着我,还有姥姥,但是他们没时间请假呀,所以就只有妈妈一直跟着我。我习惯了被妈妈管着,妈妈也习惯了管着我。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妈对我最宽松了,就是我妈讲话,该玩就好好玩,什么都不要想。但是玩你就要玩得最好,别说玩得吊儿郎当就不玩了,那不行。然后学习的时候就好好学习。什么玩啊,拍戏啊都不要想。拍戏的时候好好拍戏。但我打小就把拍戏当玩来搞的。”有母如此才能有这么优秀的儿子,他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想要用自己最好的成就来报答自己的家人。

WechatIMG6.jpeg

爱玩也是他放不下的一大爱好。他什么都喜欢玩,什么都会玩,所以他每一天都过的很开心。“除了高尔夫球我不会,所有球类我都玩,公园里老爷爷打的门球我都会玩。玩的最嗨的一次是高中和同学去东单打篮球,夏天凉快,就一直打到晚上,打得开心了,就把我们关到里面,打了一宿,第二天大爷开门,我们才出来,幸亏是夏天,冬天就冻死了。”

一路走来,他拍过的每一部戏都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因为每一场戏你都要体验那个心路历程,他从哪来到哪去,经历了什么,正经历些什么。印象比较深的是我之前演《我爱北京天安门》那个剧,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北京长大的孩子,只不过我年代比较靠后,就从90年代一直到现在。而我演的那个角色是80年代就初中高中了,可能岁数比我们要大一些。但是北京的这点习惯,这点好的和不好的在这个角色上体现的很鲜明,所以这个戏里面有很多场戏我觉得印象特别深刻。甚至说角色本身给我这个人都起到了一定的教育作用。”

爱玩,爱学,又爱笑,这个可爱的大男孩,在以自己的方式过着最舒适的生活。累了,就歇歇脚;玩够了,就去拍拍戏。他不在意那些浮华世界的功成名就,享受自己的生活,才是最好的人生。他做到了,不管时光怎样变化,他还是那个童心未泯的男孩儿——叮当。

微信图片_20190425172417.jpg


艺人专访

Q:当年作为一名童星,觉得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A:对于我来说,可能我就是这种性格,也加上我们家大人对我的一些管教什么的,我就觉得别的小朋友必须每天去上学,然后我不用,我可以不想上学我就不去上学,我就去拍戏,就特开心。然后拍戏拍了两三个月以后,就又会特别想班里的同学,想去上学。小孩儿都这样嘛,没个长性。然后就一阵一阵的,上一个学期又特烦,然后又出去拍戏,就这样。

Q:还记得你演的第一部戏吗?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A:《豆丁奇遇记》,其实那是1996年嘛,毕竟我才六岁,跟现在隔的时间比较长了,印象也不是那么深刻了。但是记得比较深是因为第一次去那么远的远门去香港嘛,去拍一个电影,所以印象还是比较深的。

Q:你觉得作为一个童星最难的是什么?

A:我真的觉得作童星一点儿也不难。因为一个孩子,本身你是一个孩子,你要做到的就是相信导演、剧本给你规定的一切,你只要相信了,你用你的本能去做,就肯定是对的。一定会演的比别人好。就是你只要相信,当你进组的第一天,就跟我说,她就演你妈,这三个月她就是你妈妈,我会真的相信,有什么事儿都找人家,现在想想其实也挺烦的这小孩,就是有什么事儿都找人家,但是当你相信了以后,一些情节出现了,比如妈妈不要你了,这个小孩就会哭的很伤心的,特别真实,是演不出来的。

Q:以后想演和自己性格差别大的角色吗?

A:我早就想过,你比如说,去年夏天,我去深圳,拍一个警匪片,我去了以后,导演给我看了剧本以后,还没定我演哪个角色,导演特逗,就过来说,叮当,想演什么角色呀?我说您让我演什么角色就演什么角色呗。这里边现在有毒枭和警察,你想演什么?我说我当然想演毒枭啦!对不对,我没演过这种反派角色,我觉得会挺过瘾的。然后导演说好,没问题,你就演警察吧!啊?导演说你这张脸长得就不像毒枭啊,最后我演了一个卧底到毒枭那边的警察。但是演的挺过瘾的。

Q:当初和郭冬临上春晚,对那个还有印象吗?

A:我记得那个应该是是2003年的春晚,跟郭冬临老师还有金玉婷老师我们一起。印象还是挺深刻的。毕竟就是在那,中央电视台现在还在放。经常会有朋友,突然蹦儿给你来一个微信,然后上面就是我在演《我和爸爸换角色》的一个小片段,拍过来给你发过来。我就很尴尬,我怎么回人家呢?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印象还是很深刻的,那毕竟是我第一次上春晚。

Q:你有没有被人批评过演技?

A:至今有被导演说嘛,一般都是被导演说。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拍那个电影《启功》,因为当时是青年电影制片厂投的,我们电影学院也参与制作,导演是丁荫楠导演和丁震导演两位导演,他们是提前三年告诉我让我演青年启功,让我去增肥。我说好,我就去练字,然后去增肥,增肥增了15斤,到现在再也减不下去了。

然后那个戏有一条,就是拍我的回头尴尬的一笑,剧本上写的就是启功回头,尴尬的一笑,导演拍了我三十八条,也不告诉你为什么,就是停,再来一条。停再来一条。一直到,因为都打板记着呢,到三十八条。演完了,导演喊停,叮当啊,是不是不会了,我说对,不会演了吧?嗯,慌了吧?嗯,要的就是你这个感觉。所以我觉得导演特别厉害,他用另外一种方法教给了我,当你需要一种情绪的时候你就需要真的去体验,你真的慌了,你这个演员本身慌了,你这个角色,尴尬,这个慌乱,才能体现出来。这是教了我很多东西,丁导教了我很多东西。

Q:你当导演拍过什么作品?为什么想去做导演?

A:我导演过两三部网大,网络大电影。第一次做导演是被同学坑去的,就是我那会我们已经毕业了,我同届一个管理系的同学,说自己做了一个网大,让我来做导演。我说我不去了,就是唉,帮帮忙嘛,都是同学,我们那一个系里面都是同学在做,就被坑去了,坑去了以后大家合作都非常愉快,只不过我觉得作品还是差了特别多,因为我本身当时对艺术的理解,对镜头也不是特别懂,经验也特别不足,所以就是还是不是特别好。让我自己都不是特别满意。我跟你说实话吧,人气高的我请不起。演技好的又不愿意来,对吧我小制作嘛。

Q:拍了这么多戏有哪部是印象最深刻的?

A:因为每一场戏你都要体验角色的心路历程,他从哪来到哪去,经历了一些什么,然后在这场戏正经历什么。可以说印象最深的就是,也不是印象最深吧,比较深,就是之前我演《我爱北京天安门》那部电视剧的时候,为什么我要提这部电视剧,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北京长大的孩子,只不过我的年代比较靠后,是从90年代一直到现在,而我演的那个角色可能八十年代就已经初中毕业高中了,可能岁数比我们要大一些,但是北京的这点习惯,这点可以说好的和不好的,在这个角色上体现的很鲜明。所以在这部戏里面有很多场戏让我觉得特别深刻,甚至说角色本身给我这个人都起到了一定的教育作用。

Q:这个戏年龄跨度大吗?你是这么来表现出这种差异的?

A:跨度不小,大概从十几岁二十岁一直跨度到四十岁,首先造型老师帮了我很大的忙,包括我的服装穿着发型,包括化妆,帮了我特别大的忙。还有就是,调整自己的语速,年轻的时候年轻气盛,语速可能要快一些,语调可能高一些,可能岁数大一点,语调降一些,岁数再大一点,语速慢一点,就这样,去用自己学到的这些专业知识以及对角色性格的理解去调整自己的年龄感。

Q:有人说,你和曹骏、谢孟伟是90后心中的TFBOYS,你知道吗?

A:我们哪有那么帅啊,你快得了吧。曹骏哥哥谢孟伟哥哥他们俩都比我大一点,我最小。反正曹骏哥哥是很帅啦,谢孟伟哥哥人家也比我长的好看,看我都胖成这样了,你还TFBOYS,你快踢死去吧。

Q:你以后还想和哪些导演合作呢?

A:我其实有很多跟我合作过的导演,我特别还想继续跟他们合作。嗯,因为我合作过的导演也不少了,我觉得他们对我都非常照顾, 有的时候甚至我觉得我就演那个戏,不是让我觉得特别满意,所以我想就是说再跟他们合作,去有更深的交流让他们教我更多的东西,因为导演这个东西它不光是指导你去演好这个角色,他更多的是教你一些表演的一些节奏,一些技巧,听导演的应该是没什么错,谢谢各位导演以前对我的包容和照顾,以后我会更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