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6836
影帝已是囊中之物,胡歌跟着吴京拍戏一个月,如今模样难以认出

2019-04-23 13:33

戛纳电影节作为世界最顶级的电影盛事,每年这个时候,影迷们都是翘首以盼,毕竟戛纳电影节基本上可以产出我们每年一半的精神食粮。

昨天下午,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大部分主竞赛单元片段已经公布了,华语片的入围情况自然是大家最关注的情况。还好,今年的华语片没有重现70届时的挂零惨案,刁亦男导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成为目前唯一杀入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将代表中国再次冲击金棕榈大奖。

这也是刁亦男第二次提名戛纳电影节,上次是2007年凭借《夜车》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

主演胡歌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回复:“很幸运,和一群执着的电影艺术工作者共同战斗了182天。”

胡歌自从2005年在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中扮演李逍遥走红之后,十多年来在电视荧屏上塑造了多个令人难忘的经典角色,尤其是2015年他凭借古装剧《琅琊榜》梅长苏这一角色,将自己的电视剧生涯推向高峰。第二年几乎拿遍了中国电视剧领域的所有重大奖项:

第22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第2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和第11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最具人气男演员奖。

胡歌在电视荧屏中顺风顺水,在电影方面胡歌虽然也参演过很多大片,但反响都不是太好,也因此被贴上了“不适合大荧幕”的标签,粉丝也是想维护都不知从哪做起。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会很负责的告诉大家,电影演员胡歌同学,即将爆发。

先是跟陈可辛导演合作,饰演《李娜》电影中饰演李娜的丈夫姜山。后来与这部由刁亦男执导,胡歌、桂纶镁 廖凡、万茜等主演的犯罪题材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成为目前唯一一部入围的华语片。

胡歌这次一改其帅气的偶像造型,在片中扮演一个面对诬陷及通缉的逃犯。罪犯的样子很特别,为了更好的演绎角色,胡歌用了到20天时间里将自己晒得黝黑,用胡歌自己的话说,“我获得这样的成绩并不是因为我多么有演技,而是因为我可能比更多人更早知道,真正的演员是什么样的。”

真正的演员是什么样的,在普遍浮躁的娱乐圈里,恐怕很少有人会停下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很多人不知道胡歌也是上海人。他有185的大高个,有好友口中的豪爽性情、以及眉眼沉淀出的粗砺感,都容易让人误会他来自北方。只有在接触以后,才发现胡歌拥有不同于北方汉子的特质,细腻。

什么是出道即巅峰?2005年的李逍遥一出来,那蓬勃而出的少年侠气,不知道在多少人的青春里留下印记。胡歌一度被封为“古装偶像第一人”,一出道就封神。那段朝着星空大喊“我李逍遥要做天下第一大侠,我要锄强扶弱,我要名流青史”的桥段,不知曾为多少青春男孩种下过侠客梦想。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出了车祸的胡歌仿佛换了一个人,他更加注重演员本身的能力,将心态放到话剧和学习上。

在获得一系列奖项之后,胡歌重回学校,参演了随后他重回“学校”,参演赖声川导演的话剧《如梦之梦》,这一演就是6年,里面有一句台词这样说,“当你坐在正确的位置,正确的角度,就能在湖的中间看见自己。”

六年的沉淀,更像是一个找回自己的仪式。

最近特别流行形容演员的底色,马东说自己的底色是悲凉的,那用来形容胡歌的词就是“苍凉”。

如果说李逍遥时期是一张草纸,上面涂满了帅气,年轻和狂气,现在的胡歌在经历如此多的故事之后,已然拥有了命运给予的深邃气质,探索天下,寻找真谛,底色苍凉。

胡歌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他得到了演员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灵感来源于真实新闻事件,讲述了一位面对诬陷及通缉的逃犯,将求生的逃亡变成求死的折返跑并自我救赎的故事。影片通过展现小人物的命运变化,夫妻、兄弟、朋友之间的感情纠葛,来折射一个时代的变迁,以及人性的变化与社会、时代之间的勾连。

作为海报上的绝对C位,《南方车站的聚会》可是胡歌真正意义上第一部一番男主的电影,而且这就一举杀入了戛纳主竞赛单元。电影里周泽农有这样一句台词:“真是撞见鬼了,没人想把自己往这种倒霉事里编。”

胡歌做的恰恰相反。

除了《李娜》和《南方车站的聚会》,胡歌还和吴京、章子怡、成龙等电影大咖在拍摄《攀登者》。

2019年,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在大荧幕上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胡歌。再考虑到胡歌的惊人影响力,如果胡歌能在影视上再进一步,那轰动的程度会惊掉所有人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