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6836
亚洲艺人之家专访 | 徐子力:电影《老师·好》里,我成了于谦的捧哏

2019-04-12 09:00

徐子力的小麻烦


徐子力似乎陷入了一个“瓶颈”:

一个关于身材的瓶颈——他变胖了。

初见徐子力,很难将他跟荧屏上的“初恋男神”联系到一起,脸蛋依然帅气,但是size却大了好几个型号,虽不臃肿,但也是相当的丰满。


微信图片_20190411165459.jpg

起初臆测是他不自律,没有注重自己的身材管理,才让自己变得这么的壮硕,闲聊时,“无意”间聊到了关于身材方面的事情,徐子力哈哈大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是为了更贴近《老师好》中的角色,特意增肥的,至于能不能减下来,看下一部戏决定咯。”

如果单纯的用演技派来形容“小鲜肉”、“吸粉王”这样的小标签来定义徐子力,似乎有一些不太合适。现在遍地都是00后这种未成年或者刚成年的花样少男少女。徐子力觉得自己可以用“老腊肉”来形容——当然这样有点过谦。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643.jpg


为了贴近角色增肥20斤


步入三月以来,电影佳作不断,《老师好》作为一匹黑马强势袭来,成为了“三月口碑最佳”影片。一部影片的成功分好几个层面,于谦老师演技炸裂不必多说,而徐子力饰演的“脑袋”也为电影增色不少。

徐子力出生于山东青岛,是一位标准的青岛小哥,因为爷爷是一个话剧团的演员,徐子力从小跟随爷爷在话剧团长大,并因此爱上表演,演戏是可以让他静下心来思考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700.jpg

拍摄采访的那个下午,徐子力刚刚忙完上一个活动,英俊的眉宇之间透露出一丝疲惫,但还是很亲切的跟大家打招呼。凭借《老师好》中王海一角色,获得大家的喜爱,戏中的王海爱贫嘴,上课时坐在老师旁边的”vip”座位,能接住老师抛来的每一句话,实际上不光是老师,任何人的话他都可以接下去,

是全班的开心果,本来在舞台上的角色在电影里一瞬间转换了,于谦老师变成了郭老师,徐子力继承了于老师的捧哏能力。


不仅如此,他还是整部电影的旁白。


“录制旁白是很难的,你要把控你的声线不能有太多起伏,而我又是这部戏的一员,总是说着说着就入戏了,但总体来说还算及格吧。”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705.jpg


对于外界的赞誉,从他的话里并没有听出太多的情感起伏。

实际上,王海这个角色是让他煞费心思的,为了贴近王海这个角色“讨喜”的特点,徐子力听从导演的建议,在开拍之前胖了二十斤。

为了演好80年代的戏,他看了几十部记录八十年代的影像资料来寻找灵感。在我的印象里,能够为了一部戏改变形象的演员并不多,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取得了成功。

《摔跤吧爸爸》的阿米尔汗,为了演好各个年龄段的状态,在短时间内增肥28公斤,又为了贴合29岁的体型,用五个月时间减掉了25公斤的赘肉,练出了八块腹肌的魔鬼身材。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752.jpg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757.jpg

又比如去年国庆档的《影》。邓超在这部电影当中一人分饰两个角色,这两个角色一个非常强壮,一个又极为瘦弱,邓超为了饰演好这两个角色增肥又减肥,也是遭受了很大的痛苦,才给我们呈现了这样的精彩作品。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803.jpg

  是这些细节才让角色立得起来,细节来源于大量的案头工作,来源于对完美的追求,而不是依靠大量的替身和抠图。

徐子力距离这些大牌尚远,但年轻的他,拥有无限可能。努力到了,成功还会远吗?

微信图片_20190411112722.jpg


游离在戏里戏外,徐子力有扎实的演技,悟性超强,从《初恋爱》《老师·好》《方世玉之人在江湖》徐子力对于演戏渐渐如鱼得水。

跟很多演戏只懂得散播魅力的演员不同,能看得出来徐子力有着不一样的野心,每个角色他都尽力做到了差别处理,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绝对没有任何的重复和照搬自我,年轻的他,拒绝重复。

聊起《老师·好》的事情,徐子力话匣子就关不上了,在戏中徐子力和于老师的互动非常多,两人在生活中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微信图片_20190411144655.jpg



“一开始接触于老师之前,跟大家一样是听相声听的多,本人的感觉比舞台上要谦和,但是那种气场是让人感觉到是非常大的,大师级的气场,刚说到他的三个爱好,确实是有三个爱好,但是烫头我没见过,但是在戏里我看见他把头发拉直了,也是一个奇观。”

>



“再说个删减片段吧,就是我看到那个茶缸“奖”字上面被磨掉了,就剩下一个大字,然后被苗老师误解说是我干的,这个戏里面的角色是一个特别捣蛋的角色,所以我就去找到了苗老师的那辆自行车, 贯穿全戏的自行车,然后把它的刹车给卸掉了。

苗老师在回家的路程当中,下坡之中要急转弯的时候,发现没有刹车,就撞到了那个鸡蛋摊上,满身的鸡蛋,拍这场戏的时候,我们也交流过,于老师也特别可惜这场戏,因为于老师整整撞了一上午的鸡蛋。”


微信图片_20190411154358.jpg

 《初恋爱》中的杜晓风是徐子力饰演的一个很特别的角色,这部剧杀青的时候,他在微博发文与之告别:“或许你记得初恋吗?”

这是一部已经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追忆纯爱往事的青春故事,徐子力饰演的杜晓风与祝绪丹饰演的温静,曾是彼此青春时光的最好见证者,是初恋果实的品尝者,随着时光的流逝,变故也跟随脚步而来。当杜晓风因太过珍视选择放手,内心情感变化极为复杂,徐子力表示杜晓风极为吸引他的点也在这里。


timg.jpg

从曝光的剧照来看,徐子力身穿校服,眼神明亮干净,帅气不失青涩,集校园风、成熟风为一体,切换自如,演技可圈可点,大家都被这个眉清目秀讨人欢喜的少年吸引,吸引了网友们的关注及讨论。也受到了许多原著粉的认可:这就是我记忆中初恋的样子!

相互尊重才是最理想的合作关系。


《老师·好》大火的同时,也是徐子力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正在上升期的他无奈选择跟他的原经纪公司解约。面对外界的嘲讽和质疑,徐子力并没有选择回怼,而是慢慢沉淀自己。选择用成绩来回敬,这种作为远远要比无意义的隔空对骂有用的多。

采访中,徐子力也聊到了他心目中的经纪公司和演员之间的关系:

“很多人把经纪公司经纪人跟艺人的关系比作婚姻。我觉得这个东西特别的形象,因为我们之间都会签合同吗,经纪人跟艺人之间都会有合同,合同这个东西,不会有两口子天天拿合同出来规定你怎么样,很多其实就是人情世故,大家首先是好朋友,然后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关系模式,互相信任。

 当信任崩塌的时候,所谓合同完全没有什么作用,我觉得最起码要做到互相尊重吧,如果连这点都做不了,我觉得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首先因为演员这个职业很脆弱,我们除了演戏以外,什么我都是外行,包括怎么打理工作上的事情,那如果每一个演员都是在这样遵循梦想的前提下,在努力的生活的情况下,如果你的梦想,你的这种专业的理念被侵害的时候,我觉得,什么都不复存在,

所以我觉得互相尊重,然后互相认可,互相努力,这个是我最理想的一个状态。”


微信图片_20190411165449.jpg


Q&A


Q:能跟我们聊一下《老师·好》这部电影吗?


A:“这个电影从17年的十月份正式开机,之前经历了三年左右时间的筹备,主要的背景是85年,1985年的中国,一个小的乡村县城里面的一所中学,这个事情全都是根据监制于谦老师,导演张栾老师、编剧徐伟老师等等周围很多的主创的当年青春的经历,然后改编成的一个电影。”


Q:听说于老师有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现实中于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A:“我一开始接触于老师之前,跟大家一样是听相声听的多,本人的感觉比舞台上要谦和,但是那种气场是让人感觉到是非常大的,大师级的气场,刚说到他的三个爱好,确实是有三个爱好,但是烫头我没见过,但是在戏里我看见他把头发拉直了,也是一个奇观了。


Q:这部电影是一部“包袱”特别多的电影,电影中的包袱是通过什么形式表现出来的呢?


A:“首先包袱来讲,我是负责比较多的,因为本来那个角色就是戏中比较搞笑的那个角色。说个删减片段吧,就是我看到那个茶缸“奖”字上面被磨掉了,就剩下一个大字,然后被苗老师误解说是我干的,这个戏里面的角色是一个特别捣蛋的角色,所以我就去找到了苗老师的那辆自行车, 

贯穿全戏的自行车,然后把它的刹车给卸掉了,苗老师在回家的路程当中,下坡之中要急转弯的时候,发现没有刹车,就撞到了那个鸡蛋摊上,满身的鸡蛋,拍这场戏的时候,我们也交流过,于老师也特别可惜这场戏,因为于老师整整撞了一上午的鸡蛋。”


Q:在片场中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A:“还蛮多的吧,我们一开始有一场,不是我啊,就是别的演员,在生活中,一看到这张脸,就觉得太熟悉啊,这就是于谦老师啊,但是在戏里面于老师叫苗宛秋吗,也就是说我们该管老师叫苗老师,然后这个演员冲进去之后,那场戏就是女一号被撞的住院了,我们所有孩子都冲进去,

他的台词应该是上来,就是洛小乙那个演员,上来应该抱着于老师喊:苗老师苗老师苗老师安静啊,可能就因为于老师这个形象太深入人心,  他冲进去就抱着喊:于老师于老师安静啊!于老师就喊:咔,我姓苗,不姓于。”

还是在戏里面演我兄弟洛小乙,他是被狗咬了正好,然后他需要打狂犬疫苗,但是又没人能帮他打,就让我给他打,缺少医学常识啊,其实是有危险的,然后我就打,我没打过,这个真那么长,人家都是攥着前面,把手撑在胳膊上这样扎进去,我拿着后边,

第一次,哥你等一会,我说怎么了,你这个手势好像不是打针的手势,你这是飞镖的手势,你到底会不会打,我说会打会打,你打过吗?我说打过打过,其实我没打过,我是被人打过,我就腾,攮进去了,然后我就看那针还剩半截,我往里扎,

还有半截扎不进去,我觉得这个小伙子肌肉挺结实啊,一抬头看脸紫着看着我,扎骨头上了,别推了。”


Q:这个电影的结尾并不是一个大团圆结局,您对这个结局怎么看?


A:“我特别喜欢这个结尾,因为在戏里面导演设定也是张国立老师跟年轻的苗老师在戏里说,因为他没有考上北大嘛。成分问题之后,说你去做个老师吧,做个好老师。他从这个苗老师的梦想从考入北大变成做一个好老师,由于最后的生活,导致他没有变成一个特别好的老师,

有很多失误,我觉得这是这部戏的闪光点,就是人不见得能完全做到你的理想的状态。人性的复杂是戏剧冲突里边特别好的一点。”


Q:您主演的《初恋爱》即将跟大家见面了,能跟我们聊一下这部戏吗?


A:“这个剧是由九夜茴小说三部曲,《匆匆那年》《初恋爱》改编而来,然后讲的是男主和女主之间从上学开始到了成年以后这种成长造成的社会问题吧,这是一种年轻人的社会压力。

我觉得这是演员必须要做到的,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增重减重这个就不说,这是最基本的,体验生活啊,或者说是在15年吧,15年还是16年记不太清了,然后演了一部戏,那部戏的结局不太好,导致我整个人回到北京以后就是特别不开心,

生活其实还蛮顺利的,没有什么压力,就是不开心,后来就是找了一个心理医生朋友问了一下,轻度抑郁。就是由于那个角色的影响造成的,可能进人物太深吧.”


Q:在您的眼中,经纪公司和艺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


A:“很多人把经济公司经纪人跟艺人的关系比作婚姻。我觉得这个东西特别的形象,因为我们之间都会签合同吗,经纪人跟艺人之间都会有合同,合同这个东西,不会有两口子天天拿合同出来规定你怎么样,很多其实就是人情世故,

大家首先是好朋友,然后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关系模式,互相信任, 当信任崩塌的时候,所谓合同完全没有什么作用,我觉得最起码要做到互相尊重吧,如果连这点都做不了,我觉得什么都不复存在了,首先因为演员这个职业很脆弱,

我们除了演戏以外,什么我都是外行,包括怎么打理工作上的事情,那如果每一个演员都是在这样遵循梦想的前提下,在努力的生活的情况下,如果你的梦想,你的这种专业的理念被侵害的时候,我觉得,什么都不复存在,所以我觉得互相尊重,然后互相认可,互相努力,这个是我最理想的一个状态。


Q:您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A:“这是我最终的一个梦想吧,最想做的还是导演,把思想注入一个电影之中,分享感受。”